当前位置:首页-娱乐快讯-详情

首例“套路嫖”案惹争议:SPA馆“色诱”顾客办卡,诈骗还是欺诈?

娱乐快讯|2020-08-27 18:24:27| 129

  近日,一起因SPA馆忽悠男顾客办卡充值可以享受“特色服务”,最终提供的是正规按摩服务的案件,一审作出判决,对于本案是虚假宣传还是诈骗,控辩双方争议较大,南京刑事认为,一审法院首次在刑事判决书中提出“套路嫖”的说法,势必引发社会的普遍关注。

首例“套路嫖”案惹争议:SPA馆“色诱”顾客办卡,诈骗还是欺诈?

  色诱话术庭审曝光

  本案被告人制作的用于管家应对新客户时使用的话术,内容包括:

  “您看嘛我都说了这个项目从头到脚每寸肌肤都能做到的,您想什么叫每一寸肌肤嘛?

  “这期间也可以调情、调气氛。

  “会员项目有前列腺金钻、雄风健身、裸体私处保养、正本清源、香漫迷情等。

  “店里会不定期向会员提供更新后的特色项目,会加进去当下流行和好玩的东西,比如说制服、SM等等……晚上还可以留宿。

  “我们这边只要是男士喜好和所需求的都有。

  “你还要相信我,因为毕竟有些东西我不方便跟你说的特别直接,你要相信我,一会儿安排会员级别的女孩儿给你好好服务,你直接可以感受得到的,而且毕竟有些东西会词不达意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  “……项目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我们做不到的。”

  自称“高端男士减压会所”,通过散发小卡片、发送美女性感图片和视频招揽顾客;上门后还有美女管家介绍各类带有诱惑性字眼的服务,随后鼓励客户存钱办卡——但最终体验的,却是正规按摩服务。

首例“套路嫖”案惹争议:SPA馆“色诱”顾客办卡,诈骗还是欺诈?

  通过散发小卡片、发送美女性感图片和视频招揽顾客;上门后还有美女管家介绍各类带有诱惑性字眼的服务,随后鼓励客户存钱办卡——但最终体验的,却是正规按摩服务。

  一审认定为“套路嫖”

  今年4月17日,浙江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对国内首例“套路嫖”案作出一审判决:6名被告人以可提供色情服务为诱饵,采用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,已构成诈骗罪,分别获刑14年至4年6个月不等。

  因该犯罪团伙最终给受害者提供的是正规按摩服务,加上这是国内法院首次在判决书中引入“套路嫖”概念,此案引起法律界较大关注。

  7月6日,从被告人代理律师处获悉,近日,因坚持认为不涉嫌刑事犯罪,涉案的6名被告人均已提起上诉。目前,该案尚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中。

首例“套路嫖”案惹争议:SPA馆“色诱”顾客办卡,诈骗还是欺诈?

  ▲杭州御府SPA馆表示,办卡可以享受特色服务,各门店均可使用。图片来源/视频截图

  检方指控称,6名被告人使用“话术”诱惑客户充值,且不予退款。但6名被告人均表示,充值后若对服务不满意,客户可办理退款,实际上案发前,已有多名客户办理退款。且在案件侦办过程中,1452名“被害人”中有近千人未报案,或并未认为上当受骗。同时,辩护方在一审庭审中提到,“话术”是一种营销手段,使用“话术”也只是招揽顾客的手法,并不构成诈骗罪。

 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,杭州御府SPA馆根本不是以提供合格、高质量服务获取报酬的正常经营,而是以色情为诱饵,以按摩为幌子,掩盖骗人钱财的“套路嫖”行为,系列行为系有预谋的诈骗犯罪行为。

  对于检方指控罪名,6名被告人均表示异议,是否涉嫌诈骗成主要争议。

首例“套路嫖”案惹争议:SPA馆“色诱”顾客办卡,诈骗还是欺诈?

  按摩店“色诱”套路,两个月上千人被骗1500多万

  公诉机关称,截至2018年1月17日,于某、黄某等人共诈骗1452名被害人,涉案金额1557万多元。

  客户交纳费用后,由技师给客户提供普通按摩服务并与客户周旋拖延时间,在客户意识到被骗时,由店长罗某、经理苟某、区域经理黄某等出面安抚,或者以“话术”暗示继续让客户误以为后期会推出色情服务,或者以多送会员卡金额的方式,不让客人退卡退款,从而骗取客户的充值消费款项,并以股东分红、工资、提成方式分赃。事后,营销人员会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对客户屏蔽。

  本案争议焦点:色诱套路是民事欺诈还是诈骗犯罪

  针对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使用“话术”诱惑客户充值,且不予退款的指控。6名被告人辩称,充值后若对服务不满意,客户可办理退款,实际上案发前,已有多名客户办理退款。且在案件侦办过程中,1452名“被害人”中有近千人未报案,或并未认为上当受骗。

  辩护律师认为,“话术”是一种营销手段,使用“话术”也只是招揽顾客的手法,并不构成诈骗罪。杭州御府SPA馆采取相关“话术”是为了促使顾客办理会员卡,进而通过事后的服务行为来获取经营利润,因此,该SPA馆仍然是通过交易来获得经济利益,而不是通过欺诈直接非法取得被害人财物。涉案的“话术”只是为了促成交易的民事欺诈行为,并非刑法意义上的诈骗行为。同时,杭州御府SPA馆存在真实的投资经营,提供的按摩服务是真实存在的,且有固定的经营场所,且具备随时返还涉案争议财物的能力,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。

  另外,辩护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高铭喧、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、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曲新久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邓子滨对杭州御府SPA馆案的专家论证意见,对上述辩护观点进行了进一步论证认为充值卡本身不是债权,而只是一种债权凭证,只有每次消费后结账时才属于对财产的处分,并未排除他人占有。故本案中向会员卡充值的行为,不能算作诈骗罪中被害人对财产的处分。

  另,杭州御府SPA馆从事的是有对价服务的经营行为,其中可能有不合规范甚至违法的招揽生意的民事欺诈。但结合现有证据,无法判定办理充值卡的人就是为了享受性服务而明确排除其他服务,在无法区分究竟是“知道真相就不会交易”的情况下,不宜认为总体上构成诈骗罪。

 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教授认为,此案行为方式上符合诈骗罪要件,但也存在不应认定为非法占有、且在实际消费金额中应该扣除正规按摩的消费费用、同时可以退还或已经退还的部分应当从累计金额中扣除等问题。✪


责任编辑:青莲体验
上一篇:那间盲人按摩店里,和我同岁的5号技师

评论留言36条评论

品牌推荐